南京可信区块链研究院:从渤海银行贷款质押“罗生门”事件看区块链新金融


区块链技术的引入,将进一步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保障各方权益。

超级管理员 2021-10-27 14:27:07

近日,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被指在企业(济民集团旗下子公司山禾药业、恒生制药)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其28亿元存款用作其他公司(华业石化南京有限公司)的贷款质押担保。

对此,渤海银行南京分行10月24日发布声明称:“在与相关企业日常业务办理过程中,我分行发现企业间异常行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依法寻求司法解决。我们郑重承诺,将一如既往坚决维护客户合法权益,保障客户资金安全,维护金融秩序稳定”。

这起匪夷所思的“罗生门”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尝试按照时间线来梳理一下:

2020年11月

渤海银行南京分行用济民集团子公司山禾药业的存款给华业石化南京有限公司的票据融资进行了质押担保,银行给华业石化开具了半年期承兑汇票,第一笔开票金额为3亿元。此后山禾药业及恒生制药陆续存入该行的存款共计28亿元,都被用于质押担保。

2021年3月

无锡方盛会计师事务所对济民可信集团子公司山禾药业进行例行调查时,向渤海银行南京分行发出询证函,在函中“山禾药业在渤海银行的7笔存款共计10.1亿不存在冻结、担保或其他使用限制”的内容下,该行回复"经本行核对,所函证项目与本行记载信息相符"。

2021年7月

济民可信集团资金部经理巢昺接到管鹏程(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营业部总经理助理)的电话,对方以“企业存款金额较大,应对银行内外检查”为由,需要济民可信出具山禾药业、恒生制药的财务报表,以证实这些存款是企业的自有资金。

2021年8月19日

山禾药业法人代表於江华接到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营业部工作人员电话并被告知:有人正在柜台将5亿元电子存款转为纸质存单,并以此为他人贷款办理质押。

但於江华表示,公司存款从未给第三方办理过任何担保、质押,并致电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要求立刻报警,同时还曾多次拨打该行柜台对公电话,均未获取到有效信息,对方始终未透露该笔5亿元质押业务具体细节等,该电话在当天便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2021年8月20日、21日

山禾药业存入渤海银行的存款已经无法支取;

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营业部总经理胡兆锋向济民可信集团承认:该集团每笔存款存入后的几天内即遭质押。

2021年8月24日

济民可信集团向渤海银行南京分行送达书面通知函,明确告知渤海银行南京分行:从未将存款转为纸质存单,也没有为他人办理过任何质押业务,要求渤海银行南京分行必须保障集团存款安全和自由提取,不得进行任何违法划扣和其他违规违法操作。

2021年8月25日

因华业石化未能在还款日偿还贷款,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还是强行划扣了恒生制药5亿元存款,后来又退回来5000万元。

2021年9月3日

济民可信集团在多次交涉无果后,向无锡警方报警。

据南方都市报2021年10月25日报道,在济民可信集团提供的录音材料中,有一段标注为华业石化资金部总监的女士表示,企业与合作关系良好的银行会开展一些合作,“我们做贷款,他们做存款,也是给银行冲量”,该笔存款质押担保业务也是由银行提出。

而另一段标注为管鹏程(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营业部总经理助理)的录音中,其提出希望能够允许银行继续用山禾药业5亿元存款,为华业石化从渤海银行贷款提供存单质押。“一旦25号他续不上,您这边不给他做,还不了了,逾期,我们银行代付,第一时间就会拿你们存单。你那边报警,好,那整个存单28亿全部冻结,你存单也拿不走,钱也拿不走。”

另外,管鹏程承认,关于之前发生的质押,并没有和存款企业交流过,并表示办理相关业务的验印环节时,材料上的印鉴只要有80%到90%的相似度即可。

事情的真相有待警方以及监管的进一步调查,但据目前信息推测:

银行因为操作不规范导致被不法分子趁虚而入骗取贷款,或利用储户资产为他人质押。

作为事件的最大受害者,济民可信集团不仅在事发后无法获取到质押业务的相关信息,而且存款被无故冻结甚至被银行强行划扣,简直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无论事情真相如何,这背后揭露的都是一个问题:以济民可信集团为代表的广大银行用户需要更可信赖的金融服务体系。

规则可信,不代表执行可信

如果渤海银行南京分行能够在办理每一笔质押业务时,对被质押公司的财务人员的告知能够落实到位,恰如2021年8月19日所发生的5亿元贷款质押及时通知了山禾药业的相关负责人,那么在2020年11月份发生的贷款质押则不可能发生。

事发之后,渤海银行南京分行的相关人员甚至提出希望能够继续用山禾药业的5亿元贷款为华业石华做贷款质押,来避免28亿元被银行冻结。

银行对于大额度资产质押等关键业务操作,必定是有严格的流程及规范,但最终业务按规范执行则完全取决于银行业务人员的专业性和职业操守上。

线下凭证貌似可信实则不可信

如果银行本身不知情,那么就是被不法分子用虚假的授权信息给欺骗。线下印章使用的真实性鉴别也依赖于工作人员的专业性,这些凭证的不可靠导致了数据不可信;如果银行部分人员知情,则事前进行资产调查时,银行出具的证明,导致济民可信集团无法知晓财产已被抵押的事实。

必要信息的共享不同步导致银行信誉受损

事后济民集团多次与银行交涉均未果,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在关键操作的历史追溯上,银行本身无法及时定位到责任所在。同时,济民集团在事发时甚至无法知晓自己的存款所发生的质押业务的相关信息,必要信息共享不同步的确实让银行信誉受损。

区块链新金融,让金融体系更加可信

如何使得银行(乃至更宽泛的金融体系)更加可信,区块链技术可能是当前最有力的技术解决方案。体现在以下几点:

1.多中心化的数据架构,保证在可控范围内的数据透明度

将银行,监管方同时加入基于区块链的系统,并在可控范围提供数据的查询或者通知,利用区块链数据不可篡改的特点,保证了数据能够及时可信可靠地被业务相关方知悉,利用数据的透明性来保证数据的可信与业务操作的安全性。

2.业务规则转换为智能合约,保证严格执行

利用区块链技术中智能合约为多方共识执行,将银行业务规则转换成智能合约的逻辑代码,原本具备“暗箱操作空间”的审批操作交由系统程序语言强制执行,杜绝了执行中可能出现的出错或者作恶的可能性,保证规则被严格执行。

3.基于区块链的电子印章管理和授权,保证了业务操作方身份和权限可信

基于区块链的电子印章在技术上不可伪造及不可篡改,因此具备更高的可信度。同时,基于区块链的电子印章能够将业务操作权限在业务范围及时间范围上做权限切割,使得授权有时间和内容上的限制。

4.基于区块链的业务操作存证数据,能够快速追溯,并作为证据具备法律效力

银行及企业所执行的业务操作结果均可作为证据存储于区块中,这些数据可为执行结构提供证据支撑,有效保障企业的财产权益。

综上,区块链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其去中心化的多方节点、智能合约、可追溯、不可篡改的特性,能够在可控范围内实现数据透明并且保障各方操作信息同步。金融行业始终注重防范和化解风险的行业基本特征下,区块链技术的引入,将进一步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保障各方权益。